KKKaiser

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

看悲传被虐到要死要活……(;_;)
爷爷啊……(;_;)

【双波】The moonlight

[文笔渣,剧情略狗血,内混各种cp
    不适请左转,不喜勿喷/鞠躬 ]


声波凝望地球深夜时的星空,想起自己也曾在塞伯坦上这样直视月亮,仿佛有种魔力,在吸引自己去感受它。他承认,这里的月光很美。
震荡波不知何时来到,他静静地站在声波后面,没有任何干扰的动作,他觉得,这可能是声波最安静,最享受,最放松的时刻吧。
过了好久,等月亮逐渐被黑暗吞噬,声波才起身离开,却意外地看见震荡波站在自己身后,看着自己。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低沉的电子音传入震荡波的耳朵里,这样冰冷的声音,让他感到不满。“发现你坐在这里休息,我不想打扰你。”
“……”声波并不想和他闲聊,他有太多的工作要办了,好几天没有闭眼休息,身体感到疲劳才走出来放松。他从震荡波身边走过,震荡波握住他的手。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“声波,你需要休息。”声波抽出手,没有理会震荡波继续往回走。看着他的背影,震荡波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威震天坐在王座上闭目意驰,刚刚被红蜘蛛的“好事”纠缠得心烦意乱,不知为何此刻他想快点看到声波。
声波在回去的工作室的路上,看见威震天在这里坐着,走上去给他行礼。“威震天大人。”听见熟悉的电子音,威震天睁开眼,在黑暗的房间里,外面的光线把声波机体的曲线映射得非常完美。虽然声波没有红蜘蛛妩媚,但他冰冷的性格和纤细机体却吸引许多机械生命体的注意力,这一点让威震天极其不爽。这个只对他忠诚的情报官,是他的属下,是他的……这危险的念头差点使威震天失去理智,他马上转移自己的注意。
“声波,告诉我,你刚刚去哪里了?”
“对不起我的王,我不应该离开岗位。”面对威震天所有的疑问,他都会如实回答,他是他手下忠实、不可缺失的左右手,他不会在他面前撒谎。
威震天慢慢靠近声波,伸手触碰他的面板。“声波,打开它。”声波非常惊讶,只是看不见表情。他不会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真面目,但是威震天的要求,他不得不做。卸下面板,威震天第一次看见声波的正脸,腥红的眼睛,与他是一样的,声波和威震天平静对视,可两个人的内心想到的,是不同的。
威震天轻轻抚摸他的脸,迷失在他的眼神里,可声波躲开了。虽然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奇怪,但是他也没有责怪声波。“你回去继续工作吧,声波。”得到指令后,离开这里。声波重新戴上面板,自己的火种在微微颤抖,刚刚威震天的动作自己隐隐约约记起曾经有一个机械生命体,他也这样抚摸过自己的脸。

TBC……
[小剧场]
震荡波:声波……
声波:……
震荡波:今晚,我想邀请你……
红蜘蛛:声波!威震天大人需要关于汽车人的行踪情报和能源调查报告。/不满
(声波离场)
震荡波:红蜘蛛……!/爆筋
红蜘蛛:/摊手

#文稿#

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凝望这片夜空,不禁沉醉在月光的美色里,没有留意周围的动静,只见他拿走酒壶,微微扬起嘴角道,你要来点吗?
他并没有回答,只是弯下身子,靠近了自己,舔舐嘴角残留的酒液。